張茂斌正在喂軒軒吃西瓜
  本報記者 楊子江 文/圖
  做一件好事很容易,做一輩子好事就很難。作為一名巡邏民警,長沙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隊岳麓巡警大隊民警張茂斌就是“專門做好事”的。
  8年前,他和愛人收養了一名腦癱棄嬰,視如己出,悉心照料。為了給孩子治病,他們四處奔走求醫,花費二三十萬元,卻毫無怨言。
  從警15年,他沒換過單位沒換過崗位,沒買房沒買車。每天駕駛警車往返於幾十公里的巡邏線,輓救輕生者,震懾違法犯罪……近日,記者走近張茂斌,從他的故事瞭解到,他是怎樣用堅韌和奉獻踐行著一名人民警察的價值觀,並將自己的正能量傳遞給身邊的每一個人。
  是金子總會發光,張茂斌先後獲得長沙市公安局“優秀共產黨員”“優秀公務員”“五好文明家庭”“雷鋒式忠誠衛士”等榮譽稱號,並榮立三等功1次。
  把腦癱棄嬰帶回家
  2006年5月9日,一個嬰兒躺在一輛公交車的座椅上。公交車到了終點站,司機發現了這個嬰兒,隨後將其帶到了調度室,而張茂斌的愛人張麗慧就是在此工作的一名調度員。
  嬰兒被用略顯破舊的衣物包裹,沒有任何可以證明其身份的東西。一開始,她以為這是哪個粗心大意的家長不慎丟失了孩子,問了很多路人和公交車司機,但都沒有結果。見嬰兒一直哇哇哭著,不知如何是好的張麗慧趕緊打電話給丈夫張茂斌。
  “我撿到了一個嬰兒!”張麗慧在電話中說明瞭大致情況。當時已是晚上11點多,張茂斌讓妻子先在當地派出所報警備案,方便孩子的父母尋找,然後把嬰兒帶回家照顧一段時間。
  隨後幾天,張茂斌夫婦一邊在附近註意有沒有尋人啟事,一遍悉心照料嬰兒。他們逐漸發現這個嬰兒和正常小孩不同,“他時常翻白眼、流口水,連腦袋都立不起來”。
  帶去醫院檢查後,張茂斌一家才得知,嬰兒患有先天性腦癱,他們也因此明白,並不是哪個家長粗心弄丟小孩,而是有意將他遺棄在公交車上。
  張茂斌是一名巡警,張麗慧是一位公交車調度員,兩個人的工作性質,決定了他們沒有固定的時間來照顧孩子,而兩人加起來五千多元的工資,用於承擔嬰兒的治療費用也根本不夠。無奈之下,張茂斌一家在4個月後將嬰兒送往了福利院。
  “孩子心裡清楚得很。”張茂斌說,嬰兒被送去福利院的那天,一直在哭,而這對於張茂斌一家來說,其實也是一種煎熬,“我們撐了兩天,晚上幾乎無法入睡,第三天就決定把他接回來”。
  之後,張茂斌辦理了收養手續,正式收養了嬰兒,給他起名叫“軒軒”,希望他能夠茁壯成長,器宇軒昂。
  希望能聽到一聲“爸爸”
  9月9日下午,記者來到張茂斌家,此時軒軒正和張茂斌的岳母謝美妹一起看碟片,註意到來客人後,他朝記者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
  “他最喜歡看碟片。”張茂斌說,軒軒出門不要別的,就要買新碟。
  軒軒剛來時頭不能直立、雙手總是握拳,而通過8年多時間的治療,現在的軒軒頭能直立,雙手能夠伸直,右手有了一定的抓握能力,在別人的攙扶下已經能夠站立。他能抓緊自己喜愛的碟片,也能夠以頓腳的方式表達自己不滿的情緒。
  “雖然他還不能說話,但是卻很聰明。”張茂斌說,他理解家人向他表達的意思,有時也會通過一些肢体語言表達自己的意思,“他明白誰對他好,誰對他好他就對誰笑,甚至還會對我的同事做敬禮的動作。”
  張茂斌一直盡可能地給軒軒提供優良的飲食條件,因此,雖然有先天性疾病,但8歲的軒軒依然有著和同齡孩子相當的身高。
  為了給軒軒籌集醫葯費,張茂斌開了個小餐館,但結果並不如願,餐館生意不好,而因為要照顧軒軒,一家人的精力也跟不上,最終只能把餐館盤了出去。
  8年來,張茂斌一家帶著軒軒輾轉於北京、武漢、南京等多家醫院求醫問診,平時就到湖南中醫葯大學附屬醫院給孩子做針灸理療,在家裡,則用中藥泡腳緩解病癥。前前後後共花了二三十萬元,病例本壘起來都有厚厚的一摞了。
  “受限於經濟條件,我們無法給軒軒提供更好的治療。”張茂斌有些無奈,他打聽到,北京有一家全國最好的治療腦癱的醫院,但家裡卻一直籌不到錢。
  “醫生說,15歲之前,治療效果會比較好。”張茂斌說,他也一直在想辦法,“我最大的願望,就是他能夠有一定的自理能力,能夠喊我一聲爸爸”。
  “看到他的笑容,疲憊就消去了大半”
  “寶里寶氣,撿個傻瓜崽。”一開始,張茂斌的做法並不被理解,同事和朋友多認為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,勸張茂斌將軒軒送走。
  “時間久了,他們也就沒有再說我寶里寶氣了。”張茂斌笑著說,但事實上,這個詞語有時候還是會出現在朋友同事的口中,但是語氣卻發生了變化。“很不容易”,這句話頻繁地出現在他們對張茂斌收養軒軒一事的評價中,少了幾分不解,卻多了幾分敬佩。
  張茂斌今年53歲了,他和妻子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。按理說,這個歲數,也應該有車有房了。但是,張茂斌依然得每天6點起床,坐上40分鐘的公交車去隊里,然後開始一天的巡邏工作。
  張茂斌沒有自己的車,房子也是之前部隊分下來的。80平米左右的老房子,一家五口都住在裡面。積蓄、工資,除了用於日常生活和大兒子的學費以外,其餘的都花在了軒軒身上,“以前每月能攢錢,現在每月花光光”。
  “我們的工作是要全身心投入的,工作時間處理私事是不行的。”張茂斌說,因此,在軒軒進入這個家庭後,兩人錯開了上班時間,方便照顧他。
  “我們告別了業餘生活。”張茂斌笑稱,以前,同事朋友之間晚上還會唱唱卡拉OK,周末放假偶爾去一去農家樂,但現在自己與這些活動已經完全絕緣了。
  現在張茂斌的業餘生活,就是給軒軒做腿部按摩,因為他常年不能行走,要防止肌肉萎縮;天氣好的時候,推著軒軒出去轉轉,曬曬太陽,看看花草,因為軒軒在發育期,多曬太陽有助鈣的吸收;張茂斌也會細心的給軒軒喂食,也會抱著他一起坐在沙發上看自己根本不感興趣的碟片。
  軒軒的到來,使得這個53歲的男人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但他覺得,有失必有得。“每天回家,看到他的笑容,全身的疲憊就消去大半了。”張茂斌說。
  “很開心能輓救他們的生命”
  張茂斌的巡邏路線是從三汊磯大橋到瀟湘大道全線。岳麓區高校集中,不時遇到學生投水輕生等意外狀況。15年來,他和同事輓救過不少年輕的生命。
  2013年2月15日,一個女孩因為感情糾紛輕生跳河。接警後,張茂斌立馬趕到現場營救,但女孩情緒非常激動,揚言只要民警再靠近就自沉。當時天氣很冷,水溫很低,張茂斌就站在冰冷的水中給女孩做思想工作,20多分鐘後,終於將女孩說通,並將其營救上岸。
  2009年4月20日傍晚,張茂斌巡邏下班回隊,突然聽到江邊有人呼喊救命。在一名環衛工人的指引下,他發現是一名年輕女子失足落水。當時湘江漲水,水流湍急,救援難度極大。張茂斌火速取出救生衣扔給落水女子,隨即,他毅然跳進江中,奮力游向落水者,最終將其拖救上岸。
  每當群眾有危險,張茂斌都本能地伸出臂膀拉一把。“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浮屠,及時將他們輓救回來,會覺得很開心。”
  巡警的一個主要任務是震懾打擊路面“兩搶三盜”犯罪。張茂斌和同事一起,無論嚴寒酷暑,穿梭在長沙的大街小巷,為市民編織起一道牢不可破的防護網。
  2011年8月10日晚上22時許,張茂斌和同事正在瀟湘大道巡邏,突然接到報警:高新區麓谷錦園21棟居民樓內發生入室搶劫案,嫌疑人為兩名蒙面男子,刺傷女主人後駕駛黑色小車逃逸。他們立即從瀟湘大道往楓林路追去,一邊與報警人聯繫,確認嫌疑車輛的信息,最終在天際嶺隧道附近將嫌疑人當場抓獲。
  2013年7月,麓山國際學校門口有3名校外青年搶奪學生手機後逃跑,張茂斌和同事立即去追。控制了一名男子後,他一個人去追另外兩人。“兩個小年輕跑得很快,不過我最終還是追上了。”張茂斌頗有幾分自豪。
  這些僅僅是張茂斌工作中的片斷,作為長沙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隊岳麓巡警大隊一中隊的民警,從警15年來,張茂斌先後將幾十名迷路的小孩、老人安全送回家;他耐心細緻,化解群眾糾紛300多起;他與同事一起,主動擔負起巡區內師大附中等3所學校的上下學“護學崗”任務,確保了無一例侵害中小學生案件的發生。
(原標題:警察張茂斌情系撿來的腦癱兒)
創作者介紹

借錢

ev18evmak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